全國熱線: 189-9893-9374   135-3018-0825
  全國熱線: 189-9893-9374  135-3018-0825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最新行業政策>公司變更
公司變更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他曾向導師請假未獲批準)

發布時間:2021-12-06   閱讀數量:11

如果不發生“意外”,34歲的研三學生謝鵬將在12月中旬從遼寧工程技術大學畢業,找一份比本科畢業時更好的工作。但是,11月23日,他倒在了學校自習室里再也沒有起來。死亡證明書上寫著“心源性猝死”。

謝鵬去世后,父母翻看他與導師董天文以及同學朋友的聊天記錄,發現兒子的“疲憊”和“煎熬”。

在謝鵬與同學、朋友的聊天中,謝鵬多次提到“我現在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按他的說法,導師很嚴,安排了大量工作,自己每天都在“干活”,還吐槽還倒貼費用做研究,最后導師還讓他延期半年畢業。而同學則告訴記者,他們認為謝鵬已基本具備按時畢業的條件。

謝鵬與導師董天文的聊天則顯示,董天文就將自己課題中的多項工作交由謝鵬承擔,例如資料查找、撰寫課題材料及制作PPT、課題組發放福利、幫助課題組其他成員做實驗、出差等。在生活方面,打掃老師辦公室、早上給老師燒水、給老師送煙、去老師住所拿衣物等等雜活他都得干。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在知信樓自習室內突發疾病。

11月23日凌晨2點32分,是謝鵬電腦最后一個文檔保存的時間。他今年5月身體不適,曾在醫院檢查“冠心病心律失常”,他曾在和朋友聊天中提到,向導師請假未獲批準。6個月后,謝鵬猝死后,家屬認為系導師分配過多任務“壓垮了”謝鵬,并已委托公益律師賈方義、郭乘希律師,準備起訴校方和導師。

12月4日,紅星新聞記者前往土木工程學院院長室,詢問有關謝鵬猝死一事,院長未予以回答。紅星新聞記者通過多渠道聯系董天文教授,均未獲得回復。

死因:心源性猝死

11月23日10點左右,34歲謝鵬來到了遼寧工程技術大學知信樓4樓的自習室。這是一個有數十個自習位的自習室,謝鵬的座位在靠中間位置。如果順利,還有十幾二十天,他為期半年的延期畢業將要結束。

謝鵬突發狀況時,同學小梅在4樓的另一個房間里。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趕往謝鵬的座位旁時,看到謝鵬躺在地上,抽搐著,舌頭外吐,他趕緊幫助謝鵬不要咬舌頭。約十幾分鐘后,學校醫務室的工作人員和救護車的人員一起趕到了4樓,將謝鵬送到救護車上搶救。

謝鵬的父母在當日10點半左右接到兒子突發疾病的電話,他們從山東濱州市驅車趕往遼寧阜新。在醫院,他們見到了謝鵬的遺體,已沒了體溫。

在謝鵬的死亡證明書中,死亡原因一欄填寫著“心源性猝死”。

謝鵬1987年出生,是家中獨子,父母均年逾六旬,已退休。2010年,謝鵬從湖北工業大學工程技術學院畢業,曾先后在兩家公司當過助理工程師。為了找一份更好的工作,他辭職考研,2018年9月,他被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土木工程學院錄取為巖土工程專業碩士研究生,指導老師為董天文。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死亡原因一欄填寫著“心源性猝死”。

家中無人有心臟病史,痛失愛子的二老,想要找到兒子早逝的原因。他們只知道,兒子讀研期間,仿佛總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

有時老謝會接到謝鵬的電話,多是謝鵬挑從自習室到食堂的空檔時間打的。電話中,謝鵬也會談到自己經常一直在忙做實驗寫論文。

謝鵬家在同一小區有兩套房子,父母平時住在那套低樓層的房子里。2021年春節,謝鵬放假回家后,父母也時常只能在飯點見著他,他一直生活在另一套5樓的房子里。有時候母親上樓看他,想和他說話,他就做一個小聲的手勢,然后低聲說老師要開會議安排工作什么的。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碩士畢業論文。

母親漸漸懂了,兒子一直在忙,每次到了飯點,也只是發微信消息告訴兒子可以下樓吃飯了。而自從春節離開家,謝鵬就一直在忙碌,即使到了節假日,也未再回家。

考慮到年齡因素,謝鵬和他的父母一致認為,不用繼續讀博。而且在謝鵬讀研究生的這3年多時間里,在經濟上,父母給予了很多支持。單是今年以來,老謝就分多次共轉賬4萬元給謝鵬。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碩士論文中介紹的自己的科研情況。

謝鵬碩士期間,參與撰寫了2篇論文,并參與一項發明專利。專利受理時間為2019年11月14號。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參與的發明專利。

謝鵬父母從他生前與同學、朋友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發現,今年5月,謝鵬已經跟同學說他心臟不舒服,想請假回家寫論文,但導師董天文不放他回家。6月的論文答辯后,他得延期半年畢業了。而在與朋友同學的溝通中,謝鵬認為導師讓他延期畢業的真正原因是讓他幫忙做課題。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延期畢業后,他與朋友的聊天記錄中多次提到,延期畢業是導師讓他“再干半年”“一直干活”。

多名曾在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就讀的學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根據《遼寧工程技術大學研究生申請學位學術成果規定(修訂)》規定,受理一篇發明專利即滿足申請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學位要求,即可著手碩士畢業論文撰寫,準備最終畢業答辯。謝鵬專利已發,畢業論文也早已寫好,這些學生均認為他已符合畢業的條件,常規情況下,可在今年6月畢業。

“好的老師,沒有問題”

謝鵬的父母梳理了謝鵬與董天文的日常微信聊天記錄。

“老師,發您郵箱了”“找到了老師,別急”“好的老師,沒有問題”,這些話語,謝鵬經常用于回答導師董天文安排的工作。兩人聊天記錄中的文字部分,期間還有頻繁的微信語音溝通等。董天文有時晚上10點多還會給他安排工作。

紅星新聞在多份聊天記錄中看到,董天文將課題組中諸多事宜交給謝鵬處理,例如資料查找、撰寫課題材料及制作PPT、課題組發放福利、幫助課題組其他成員做實驗、出差等。此外,還有許多老師個人事務,例如打掃老師辦公室衛生、早上給老師燒水、給老師送煙、回老師住所取衣物等。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與導師的聊天記錄。

而據其父母、同學介紹,在謝鵬的電腦桌面,文件夾中內容為下載的SCI期刊文獻,期刊名稱為文件夾名稱,其中文件夾創建時間為2021年11月23日凌晨2點32分,正是謝鵬病發并去世當天。這意味著謝鵬當天至少工作至凌晨2點32分。

謝鵬父母在兒子去世后,到過他在學校旁邊租的出租屋。這是一個7平米左右的出租屋。租房時間是從去年12月開始,那套出租屋多是由隔板隔出的小房間。謝鵬曾住在最小的那間隔間里,后來又搬到另一間稍微大一點的隔間里,每個月500元。“謝鵬平時除了正常吃喝,沒有什么高消費。”謝鵬的父母表示。

謝鵬去世后,家人曾進屋收拾他的衣物,看見里面除了書籍、衣物和一些小電器等日常用品,還有一些安神、提神的物品,比如一盒盒安神補腦液,以及多袋茶葉、咖啡、飲料。還有成條的香煙。謝鵬的母親在10月曾給他郵寄了一件冬日里穿的外套,這個包裹至今未拆封。

和謝鵬合租的人也是遼寧工程技術大學的學生,在他們的印象中,謝鵬體型偏胖,經常晚睡,有的時候晚上熬夜白天睡覺。謝鵬睡覺的呼嚕聲也比較大,有時在隔壁也能聽見。

同學小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在學校經常和謝鵬見面吃飯,“他病發前一兩個月情緒很低落。”據小梅回憶,謝鵬常提到董天文老師給他派很多活,“大事小事都找他。”導致他的時間很緊,既沒有時間找工作,因為自習室10點多就會關燈,謝鵬只得去校外租房住并經常熬夜,困了就喝咖啡、抽煙。

10月兩人見面吃飯時,謝鵬就說自己的身體已經不太能喝酒了,心臟有些不舒服。“其實他研一時已有專利,只要把畢業論文交了,就能順利畢業。是董老師讓他再延期半年畢業。”小梅說。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曾向同學吐槽,自己“干啥都貼錢”。

小梅還告訴記者,研究生階段,導師一般會給帶的學生派發一些任務,但量一般達不到謝鵬接收到的這么高。此外,他稱一些聯合企業做的項目,研究生幫做的話,一般能收到勞務費,但謝鵬一直沒有收到過勞務費;在外出差的話,一般除了報銷差旅費,還會報銷一定的生活費,但謝鵬出差的生活費都是自費。

“我一個人就是一個軍隊”

謝鵬父母在翻看兒子生前與他人的微信聊天記錄時,才從字里行間獲知延期畢業的這段時間,兒子的生活充滿著“疲憊”和“煎熬”。

“我現在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我一個人在當5個人使”,類似話語,經常出現在謝鵬的聊天中。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多次向朋友表示,“我現在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我一個人在當5個人使”。

謝鵬和同學小陶曾談起找工作一事。謝鵬表示他得畢業后才能找工作,小陶讓他在校招的時候就將工作簽了,謝鵬則擔心找工作,董天文不簽字,會讓他繼續延期畢業,他選擇“先畢業再說”。

謝鵬對小陶提到,“不讓走,前幾天開完組會,他又給我幾個項目,加上3個實驗,得6月畢業。”他想在12月就能畢業離開。

今年5月5日,謝鵬在微信聊天中和同學小雷說起,他去醫院檢查出心臟不好,醫院檢查為“冠心病心律失常”。那時他還口不離論文,“完了回家寫大論文吧,沒招了。”5月10日 ,小雷問謝鵬回家了沒。“不讓走。”謝鵬回答。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今年5月謝鵬與同學的聊天記錄。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稱自己原先的大論文留給了大師弟。

6月5日,朋友小吳在微信上問謝鵬,董天文近期是否讓他干活,謝鵬回答說,“天天看著我,一個辦公室,問我為啥不快樂,有啥事瞞著他。”謝鵬還稱,自己的“大論文換了”,原先的大論文留給了大師弟。還給大師弟處理未了的事情處理了3年,還說“老董不公平沒事,還有老天爺呢。”

謝鵬與小陶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6月28日晚,謝鵬告知對方自己延期畢業了,“不讓畢業,一直干活,一直讓修改,可以說重寫的。”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向朋友解釋導師不讓他走的“真正原因”。

7月6日,謝鵬給小吳發來一個在河南鄭州某小區的定位,說在做實驗。謝鵬和小吳聊起他延期畢業的原因。“老董不讓我走的真正原因,后面緊接著一個混凝土的,9月還有錨桿現場實驗。”謝鵬提到他只能延期畢業半年,他沒有辦法完成大論文。他認為老師“天天讓我瞎搞,我也沒辦法。”

“休息幾天,再修改。”好友小余在微信上對謝鵬說。謝鵬回答“不可能了,老師回來了,又開始拿小皮鞭抽打我了。”謝鵬談到老師還在3樓辦公室“坐鎮”,而他自己,晚上一直失眠,早上7點半就起床。謝鵬曾告訴小余,他一直在寫大論文,但老師不斷給他派活,“活干完了,保守估計得到6月底。”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今年8月的時候,謝鵬稱向好友稱,自己當時一直在寫大論文,但老師不斷給他派活。

謝鵬還向小余提到自己貼錢做實驗,“感覺一萬不夠我半年的房租、吃飯、水電費、桶裝水、3個大實驗貼錢出去。哎,頭痛。”小余問謝鵬,“大實驗你們老師不給報銷嗎?”謝鵬回答說,“他只要結果,不問過程。”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稱導師讓他給師弟實驗數據分析。

11月20日,小余發消息問謝鵬在做什么。“寫SCI,給我大師弟實驗數據分析。”謝鵬說。小余說他都要畢業了,還關心“那玩意干嘛?”謝鵬則表示,“我也不想,老董逼著我干。開組會說了,不寫SCI不給簽字,不幫忙不給簽字。”

在記者看到的聊天記錄匯總,“累”也是謝鵬經常提到的詞語。7月上旬,謝鵬收到好友張俞詢問他近期情況的微信。“不好,”謝鵬說,他表示想回去,“感覺得累死。”

34歲研究生凌晨在自習室猝死,曾因冠心病請假被導師拒絕謝鵬那段時間與朋友溝通中,經常提到自己很累。

謝鵬猝死后,家屬認為,延期畢業導致謝鵬情緒長期不佳,且日常過度勞累,才導致身體狀態驟然變差。導師分配過多任務導致謝鵬猝死。此外,家屬還認為,謝鵬病發后校方搶救不及時。家屬已委托公益律師賈方義、郭乘希律師,準備起訴校方和導師。

12月4日,紅星新聞記者前往土木工程學院院長室,詢問有關謝鵬猝死一事,院長未予以回答。記者還通過多渠道聯系董天文教授,均未獲得回復。


網站導航
聯系電話
QQ咨詢

服務熱線
189-9893-9374

幸福宝app下载_幸福宝app下载免费_幸福宝app下载汅api免费网址